<small id='mm6yx'></small><noframes id='mm6yx'>

  • <tfoot id='mm6yx'></tfoot>

      <legend id='mm6yx'><style id='mm6yx'><dir id='mm6yx'><q id='mm6yx'></q></dir></style></legend>
      <i id='mm6yx'><tr id='mm6yx'><dt id='mm6yx'><q id='mm6yx'><span id='mm6yx'><b id='mm6yx'><form id='mm6yx'><ins id='mm6yx'></ins><ul id='mm6yx'></ul><sub id='mm6yx'></sub></form><legend id='mm6yx'></legend><bdo id='mm6yx'><pre id='mm6yx'><center id='mm6yx'></center></pre></bdo></b><th id='mm6yx'></th></span></q></dt></tr></i><div id='mm6yx'><tfoot id='mm6yx'></tfoot><dl id='mm6yx'><fieldset id='mm6yx'></fieldset></dl></div>

          <bdo id='mm6yx'></bdo><ul id='mm6yx'></ul>

        1.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与思考 >> 阅读文章

          混合所有制改革遭遇瓶颈 郑贤玲

          2015-10-16 09:21:36 来源:中国机械工业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 浏览:1011

          混合所有制改革遭遇瓶颈

          郑贤玲

           混合所有制不是一个新名词,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被提出,并且证明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公有制实现形式。本次国企改革提出混合所有制方案被众多经济学家认为是中国经济下一步增长的突破口,并对此创造性的改革思路寄予厚望,这一深水期的改革良方被视为与十一届三中全会具有同等意义的国企改革里程碑事件。不过,改革从何处入手,参与改革的资金从哪里来,改革的结果如何,对于具体执行层面的人来说却似乎兴奋不起来。目前这个改革方向面临多重挑战,中央及国有二、三级企业跃跃欲试,但民资参与国企改革的热情并不高,国有工业企业改革存在诸多的瓶颈。

           1.国有资本主导地位难以改变

           混合所有制本意是改变国有企业一股独大的局面,实现政企分开,建立现代企业治理结构,改革的目的是要淡化国有资本、民营资本的界限,形成公平公正的市场主体。但今天的国有资产已经不是30多年前的国有资产,即使完全竞争的工业领域,实际操作过程中多数国有企业始终都把控股权作为首要条件,放弃控股权将面临巨大的政治风险,国企改革既要有活力、竞争力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样的结果只是国有股东变卖一部分股权,实际控股权很难放弃。目前政策环境下,“反腐败”几乎成为最大的政治事件,任何一项国有资产“低估”或者资产流失都可能成为诱生“腐败”,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表现惜售。

           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到现在,资产规模大幅增长,全国工业企业资产总规模从1998年的97730.20亿元增长到2013年的703071.32亿元,15年增长了7.2倍。其间,国有及控股企业资产增长了4.57倍,民营企业增长了117.53倍,外资企业资产规模增长了8.7倍。过程中伴随着国有企业的持续改革、改制、股权转让,国有及控股企业从1998年的64737家下降至2013年的18197家,私人企业从1998年的10667家增长到2013年194945家,但到2013年年底,全国6.73%的国有及控股工业企业所拥有的资产规模仍然达到48.74%(私人资产和外资分别为24.74%和26.40%)。目前,这18197家国有工业企业的平均规模超过18亿元,私人企业比较分散,平均规模不到1亿元,国有企业在工业企业中占据主导地位难以撼动。

          表1 不同所有制性质工业企业资产规模比较

             2.国资与民资的价值目标存差异

            中国不乏混合所有制的成功案例,五大汽车集团、上海机电、江铃汽车、威孚高科都是非常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是国有资产与外资的混合所有制,这些企业成功的基础是目标一致,资源互补,中国企业需要外资技术,而外资需要国内企业的市场。中联重科、陕鼓动力等公司是典型的国有与民营资本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私人股权资本的进入解决了了国有企业一股独大和管理层激励机制。

           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大量的国有企业转制,最先推向市场的是一些亏损资产或者盈利能力较差的第三产业,所谓改制,更多是国有企业“甩包袱”,这些“不良资产”私有化后提升了活力,效率得到提升。实际上,早期的改制成功有几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被转让资产比较零碎和被动,承接资产的企业家处于主动地位,或释放企业活力,或通过资产增值达到提升资产效率的目的。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不管是主导地位的国有企业,还是具有一定规模的民营企业都开始变得更加成熟。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价值目标形成了显著差异,国有企业的目标是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企业家更关心的是过程的合规性,国有企业的管理体系主要是控制风险;而民营企业的目标是利润最大化,管理体系是创造价值。比如在项目评审和执行过程中,国有企业只要流程合法,盈利或者亏损都不重要,而在民营企业,效率的重要性超过流程。

           我们看到的结果是民营工业企业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远高于国有及控股企业。在这样的差异下,除非私人股权基金作为财务投资人,否则如果两套班子混合经营沟通成本会非常高。

           表2  不同所有制性质企业资产收益率比较

            3.国有资产增值空间预期不高

            中国以投资拉动的快速增长伴随着土地等资产快速增值,过往很多企业的资产规模也得益于此,甚至有部分民营资本进入国有企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即使企业产业投资失败也可以拿土地增值弥补经营上的亏空。目前以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方式已经开始转型,未来经济很难回到过去的高增长,而过去由于房地产和城镇化建设导致的土地增值面临更大的压力。国有工业企业大部分都集中在传统产业,资产比较重,在全社会产能过剩和经济转型期,这些资产的增值空间预期不高,民营资本进入国有企业的积极性也将大幅下降。

           长期以来,国有企业在融资能力上明细优于民营企业,在经济下行期,一方面民营企业资金压力更大没有能力参与国企改制,另一方面,负载率高、重资产的国有企业经营效率下降也挫伤民营资本的积极性。经济下行期间,民营企业面临资金困境,国有企业则面临利润下滑。2014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64715亿元,比上年增长3.3%,其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14007亿元,下降5.7%;集体企业538亿元,增长0.4%,股份制企业42963亿元,增长1.6%,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15972亿元,增长9.5%;私营企业22323亿元,增长4.9%。

            在资产持续增值的过程中,甚至很多工业规划和产能扩张也是为了土地增值或者在城市规划中转性。实际上,商品的价值是建立在使用价值的基础上的,一旦实际需求下降,一些资产的价值可能还会回落,这包括闲置的土地和同质化的过剩生产能力。中国过去的投资主要来自基础建设、房地产投资和工业投资(产能建设),到2015年第一季度,连拉动工业投资重要的因素汽车需求都出现了下滑,房地产严重的供大于求,基础建设未来主要依靠环境建设,远不能与交通基础建设与能源技术建设的工程量相提并论。

            4.资本市场牛市抬高改革成本

            在理性的市场,一般工业企业的股票对应的市盈率倍数是未来3-5年的预期复合增长率,比如预计一家公司未来3-5年的复合增长率为20%,则这家公司的估值就是当年净利润的20倍,但实际市场的情绪受政策预期和资金流向的影响非常大。

           去年以来,政策不断利好股市,一方面“一带一路”、“工业4.0”等概念和资金层面的刺激政策不断吸引场外资金入市,另一方面,过去房地产、煤炭等方面的热钱没有地方去,纷纷进入股市,一年来,上证综指上涨超过一倍,工业企业估值纷纷被抬高,市盈率20倍的股票都被视为“价值洼地”,而上市公司的利润则处于下降通道。今年第一季度,与房地产相关的机械制造产业需求量几乎回到十年以前的水平,股票的价值与企业实际价值出现严重的偏离。证券市场引进新股东一般采用定向增发,高估值有一定会增加新股东的成本。

           尽管股票上涨有助于企业打开直接融资通道,也有利于股东高位套取现金增加现金流,化解目前银行的坏账风险。但同时,民营企业参股国有企业的成本会大大提高,无疑抬高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门槛,对改革形成阻力,特别是企业管理层面对放缓的经济和高估的股票自身也没有持股的积极性,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改革推动难度增加。

            5.央企“活跃”与民资“冷静”不利于国企改革

            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标的本来是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目标是民间资本流进国有企业,改变原有企业的性质与体制机制,释放存量资本的活力。但现实中民营资本对进入国有企业却非常谨慎,央企在资本市场表现却异常活跃。中央企业大举收购地方国企,中航工业、兵器集团、国机集团等中央企业以军民融合的理由纷纷并购地方国企,做大国资规模。

           近期又有中国制造企业提升国际竞争力的理由开始了合并大潮:南北车在政府主导下以合并并赢得市场严重青睐,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又有了新的进展,这些示范效应引发了市场的诸多联想,市场盛传两大石油公司及两大船企合并的猜想和传闻。

           面对火热的央企并购与资产整合,民营资本却显得非常冷静,他们欢迎国有资本进入民营企业,其诉求是资金或者业务,但不愿出让控股权;而对于是否进入规模相对较大的国有企业的改制表现的没有积极性,他们对分享国有企业的经营成果似乎没有期待。

           事实上,中国工业企业经过30多年的市场化历练,已经有很多企业的表现出国际竞争力,央企的合并可能在国内形成国企垄断。到2014年,18197家国有企业的平均规模为18.83亿元,而194945家民营企业的平均规模是0.9亿元,本来民营资本就不足以撼动国有资本的话语权,如果这些央企进一步整合,国有企业的规模会更大,改革的难度也将为更大。

            图三三种所有制性质工业企业平均规模

            社科院工经所能源室主任朱彤在《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国家石油公司》一文中对比市场化形成的垄断企业与国家垄断企业的差别,2008年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只有中国石油资产的87%,但其收入和利润分别为中石油的2.4倍和4.4倍,人均利润更是达到中石油的91.7倍。国家垄断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拼的是资源而非企业本身的创造力。

             6. 地方国企在困境中选择“傍大款”

            地方国资委常常在企业经营好的时候不舍得给予企业自主经营权和激励机制,需要把好企业牢牢掌握在手上,一旦企业经营不善则选择甩包袱。而中央特别是军工企业寓军于民成为军工企业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于是我们看到地方企业经营不善时常常被划拨或者卖给了中央企业。

            军工企业如何将大量的研发技术应用到民用市场,并没有建立一套有效的机制,也没有形成军工企业与民用市场合作行之有效的模式。对军工企业来,他们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收购民用市场企业,近年有国机集团收购常林股份、二重重装,中航工业收购南通科技、厦工股份,近期又传沈阳机床与徐工可能在跟央企谈股权转让。

            经济不景气本来是行业整合的机会,我们看到这个时候国内这些大的收购兼并并非发生在行业内部,而是中央企业充当了地方国企的“解放军”,但事实上,中央企业更多是在此机会做大规模而非产业整合,这样的结果可能是提升了一些现金困难企业的“实力”,反而使得行业整合更加困难。比如厦工股份如果没有中航工业的介入,或者可以跟柳工或者龙工整合减少竞争,整合供应链和销售渠道,但央企整合后对这类完全竞争的企业来的效果其实微乎其微,国机集团先后收购常林股份、二重重装都没有改变他们的命运,中航工业收购南通科技与厦工股份除了贡献有限的订单以外,也不能带给他们关于这个行业本身的资源整合与协同,这种以做大规模为目标的重组反而成为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一个巨大阻力,因为没有民营企业愿意承接只有规模没有效益且无法获得真正主导权的国有股权。

           由此看来,想通过混合所有实现国有企业的改制还存在较大的难度,从国有企业二、三级公司切入,而且必须选择前景比较好、具有增值空间的军工、能源等行业进行试点,需要国有资本让利、让权来激发民营资本的积极性。,

          中国机械工业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所有专栏内容,包括“中国机械政研会”版权LOGO图片、资讯、资料、作品等,版权均属于中国机械政研会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机械政研会网”。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机械政研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共享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3.在本网的新闻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电话:010-68595258
          上一篇:没有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京ICP备12010655号
          联系邮箱:zhyh@mei.net.cn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中国机械工业政研会 www.zhyh.org.cn.
          技术支持:中国机经网